婚姻關係講座

袁大同

福音时报采访袁大同(2013-04-09) 

袁大同曾在北京外国语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和对外经贸大学任教。1993年,他去了韩国学习和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第一次走进韩国最大的一所教堂。他刚刚一踏入教堂就被赞美诗震撼了。“我很喜欢音乐,但其它音乐从没有给过我震撼的感觉。在我听赞美诗的时候,我的心灵被震撼了,以致全身不住地战抖。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绝对好人的我,当时却觉得自己很污秽,不配站在圣洁的教堂,当时也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礼拜结束后,所有尚未信基督的外国人被要求留下来。有人用英语大概讲了一些‘因信称义’的道理,并问我们愿不愿意接受耶稣?我当时对所讲的道理并不是很清楚,但我想相信这位神,只因为感觉教堂太神圣了。我以前曾去过很多寺庙,感觉阴森恐怖,很不舒服。但基督教的神真美好,虽然不太懂,但我愿意接受。”

后来,袁大同在一个国际教会比较系统地领受了真道。在国内已经先于袁大同接受了主的妻子后来与他在首尔会合,并共同去教会参与服事。

重视家庭 毅然回国

因为与儿子长时间分离,袁大同朝思暮想,一心想见久别的孩子。那时儿子已经9岁了,他当时想,等见到儿子的时候就要扑上去,“不管他长得多么高,我要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不放开,等我抱够了再说,因为我太想他了。”可是当他看到儿子冲过去抱的时候,儿子却没有什么反应而且几次将他推开。他心里面感到特别的痛——“怎么我朝思暮想的孩子却跟我一点亲热感都没有?”

他问,“儿子,你想不想爸爸?”儿子说:“不想。”可能儿子以为这样说会让父亲放心,可是袁大同的心却在流血,他不住地求问神,这时神告诉他:“你看到没有,你现在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某些东西,但是你却失去了我要赐给你的更加宝贵的东西。”后来袁老师和妻子感到神清楚地呼召他们要回到中国去服事他。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回国了。

家庭团聚 其乐融融

回国后,袁大同在北京的一所私立学校任副校长兼国际部主任。因为理解了家庭的重要性,袁大同把妻子、儿子都接到他所服务的学校。他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家庭再分离了!”让他感动的是,妻子对于家庭的舍己与委身。当时妻子顶住许多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回到家中作专职母亲,只是每天陪伴着丈夫孩子。虽然收入减少,家庭的生活水平大大降低,但这个朝夕相处的幸福家庭引来很多同事羡慕的眼光。

这是一所“贵族学校”,学生都来自“成功人士”的家庭,他们的父母几乎都是人们向往着要成为的“大官”、“大款”、“大腕”。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大多数学生的原生家庭却都是破裂的。袁大同说,他那时曾经清楚地听到上帝问自己,你要不要做这样的成功人士?他态度非常坚决:“如果成功需要这样的代价,我不想要这样的成功!”因为这时他已经真正懂得:没有任何的成功能够弥补婚姻和家庭的失败!

1996年,袁大同代表学校赴美国参加一次国际中学校长的学术会议。那次学习让他更加深刻地领悟到:原生家庭对孩子心灵和品格的影响是多么重要。最关键的教育培养场所不在于学校而在于家庭。孩子是将在家庭所受的影响带到学校去表现的,可以说这种理念颠覆了他之前的教育观。

第一次去美国,袁大同也被美国的富足美丽深深吸引了,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在美国求学读书后都不愿回来,甚至包括许多信誓旦旦要学成之后回国服事国内教会的神学生。就在他苦苦求问神,为什么自己不能既服事神又享有这样富足的生活时,神跟他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沟通。

神问他,“如果我给你100万美元来换你的妻子,你愿不愿意?”袁大同不加思索地回答:“不愿意!”神又问他:“我再给你一百万,换你的儿子你愿意不愿意?”袁大同这时候就流泪了,回答说,“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愿意!”神对他说:“你看,你其实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可是你自己却不知道。”袁大同此时恍然大悟,立刻跑到电话前给国内的妻子打电话,说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而且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与他们见面,以至于妻子还以为他在美国发了什么“大财”。“我那一刻才真正地体会到:有一个爱我的妻子和儿子是多么大的福气!有一个团聚的家又是多么的宝贵!”讲到这里他深情地说:“我的儿子后来也信主了,而且是我亲自为他施的洗!”袁大同喜乐之情溢于言表。

参加家庭培训 领受上帝呼召

1998年,袁大同加入了一个外国企业担任培训师。在那里他开始接触到一些按照圣经的原则工作、过家庭生活的传统基督徒家庭,看到他们夫妇和谐美满、儿女端庄顺服,这让他感触颇深。就在这时,他也发现国内越来越多的家庭走向破裂,他也开始在自己的商务职业培训中加进了许多夫妻家庭生活和子女教育的内容,但当时的目的只是作为提高职业人员生活质量的一种途径。

1999年春,袁大同应“美国家庭生活协会”邀请参加在美国和加拿大举办的国际讲员培训班,于是袁大同携妻子欣然赴美。在结业式上,袁大同听到神对他清晰的呼召:“这就是我要你在中国做的事情。”

举办家庭婚礼 走上侍奉之路

袁大同曾给一对弟兄姐妹传福音。他们从外地过来打工,很想结婚,却没有积蓄。袁大同夫妇从美国回来后,决定在自己的家里为他们举行婚礼,并利用这次婚礼作为他们第一次圣经婚姻原则的讲演。

那天,袁大同把那对新人的亲戚朋友都请到了家里。他把自家的客厅布置成了小会场,还把鞋柜做成了讲台。虽然只有一个多小时简要的分享,宾客们却都表示受益匪浅。有个弟兄说:“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基于圣经的婚姻教导,我们太需要了!”

这之后,袁大同开始不断地接到一些讲课的邀请。一两年后,他对讲课的内容越来越熟,对自己的讲演技巧也越来越自信,但是弟兄姐妹的反应却没有太乐观:“好是好!但是总觉的与我们自己的生活很远。而且很多的例子都是外国的,我们想听你自己的体会。”

“我以为我的课程只要是基于圣经的原则就足够了,到那时才意识到,这基督化婚姻和家庭的服事,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而是生命的传承。知识不能够改变生命,只有生命才能改变生命。其实,弟兄姐妹们要看到的是讲授课程的人,本身是如何将这些原则在实际中活出来的。”

从那以后,袁大同开始更加注重圣经原则在自己婚姻和家庭生活中的实际操练,并结合中国基督徒家庭生活的现状,编写更加“本土化”的演讲内容。

关注主内肢体 传讲耶稣救恩

最初,袁大同的婚恋辅导课程不仅针对主内,也向未信的朋友开放。不久,他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如果我给教会的基督徒讲课,连续讲上几天都不会累,因为有圣灵的工作。但如果给社会团体或者其他不信的人讲,讲半天我就累得筋疲力尽。因为没有圣灵的工作。